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風采錄
“大國治貧”系列微視頻
首頁 > 滾動資訊 > 正文

黑土地保護性耕作的梨樹模式 已在東北四省區推廣5000萬畝

2021年01月22日 09:30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   

  核心閱讀

  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,必須牢牢守住耕地保護紅線。

  2020年7月22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視察時強調,農業現代化,關鍵是農業科技現代化。要加強農業與科技融合,加強農業科技創新,科研人員要把論文寫在大地上,讓農民用最好的技術種出最好的糧食。要認真總結和推廣梨樹模式,采取有效措施切實把黑土地這個“耕地中的大熊貓”保護好、利用好,使之永遠造福人民。

  什么是梨樹模式?梨樹模式給黑土地帶來了哪些改變?記者走進田間地頭探尋答案

  隆冬時節,吉林省梨樹縣的千里沃野,層層秸稈給黑土地蓋上了“棉被”,孕育新的生機。

  黑土是世界公認的最肥沃的土壤,在自然條件下形成1厘米厚的黑土層,需要200至400年,是當之無愧的“耕地中的大熊貓”。在梨樹,農民祖祖輩輩耕種黑土地。肥沃的黑土覆蓋梨樹400多萬畝的耕地面積,糧食總產量多年保持在50億斤以上,穩居全國產糧大縣前五強。2020年,全縣僅玉米產量就達到38億斤。

  糧食連年豐收的同時,黑土地也長期“透支”,土層變薄,有機質下降。吉林省監測數據顯示,全省黑土地土壤有機質含量從上世紀50年代初期的8%下降到現在的不足2%。有機質含量持續降低,導致土壤板結,供肥保水能力下降。

  “黑土這寶貝不能在咱這輩人手里整沒了!”近些年,隨著保護性耕作推廣,梨樹縣曾經變“瘦”的黑土又“肥”起來了……

  大田技術革命——

  保護性耕作,抗旱保墑又節肥,黑土地更有勁兒了

  “今年不貓冬了,我琢磨著再擴大玉米規模。”屋外天寒地凍,梨樹鎮宏旺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張文鏑卻內心火熱。

  2020年,張文鏑在泉眼溝村流轉了420坰(公頃)地,平均一坰打了2.6萬斤糧,“黑土地是種糧人的根,多虧了梨樹模式,這地越來越有勁了,咱種糧底氣更足了!”

  梨樹模式是什么?

  “這個模式是對傳統耕作方式的變革。通過玉米秸稈全覆蓋免耕技術,實現保護性耕作,關鍵是少動土。”梨樹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站長王貴滿解釋:過去農民種一季玉米,地要反復整、壓4次,會破壞黑土層結構。現在用上秸稈覆蓋、條帶休耕、機械化種植,清理秸稈、開溝、施肥、播種、覆土、鎮壓等工序一次作業即可完成。

  “以前,咱這兒的地那叫一個肥,一攥都能出一把油。”張文鏑回憶,可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,黑土地變了樣兒,“黑土層越來越薄,往下翻10多厘米就看到黃土了,用我們這的土話說就是‘破皮黃’。松軟的土質變硬,地里的土坷垃越來越多了。”

  傳統耕作方式讓黑土地變瘦,為了增產,農民只能大肥大水,地里的化肥越下越大。

  保護黑土地刻不容緩。地必須換個種法!

  科研團隊因地制宜,適合黑土地的免耕技術在梨樹應運而生。

  梨樹模式好在哪兒?

  “這種模式不僅能保墑,還能肥田,實現了黑土地保護和糧食增產的雙贏。”中科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關義新細細解釋其原理:

  一是保墑。實施免耕技術,農機進田碾壓次數少了,有利于打破犁底層,提高土壤滲水能力。在保護性耕作試驗田,用鏟子翻開土層,剖面上許多筷子粗細的孔洞清晰可見。監測顯示,試驗田保水能力相當于增加40至50毫米降水,減少土壤流失80%左右。

  二是肥田。據測算,一公頃玉米秸稈還田,可以補充鉀素220公斤、氮素90公斤,相當于每畝施用了360多公斤鉀肥和195公斤尿素。秸稈還田還能起到緩釋作用,提升肥料利用率。試驗田全秸稈覆蓋免耕5年后,表層土壤有機質年增加0.1%左右,每平方米蚯蚓的數量達60—100條,是常規壟作的6倍。

  農民最看重的還是經濟賬。

  聽說縣里推廣梨樹模式,張文鏑當起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人。“剛開頭,我心里也直打鼓。過去下種前,要把地打理得一個草刺兒都沒有,現在要少耕、免耕,這樣的種法能出苗嗎?”

  王貴滿看出張文鏑的顧慮,二話不說張羅著幫他包了塊地,“你按這個方法種,準保沒錯,賠了算我的!”

  秋收時,張文鏑試著把玉米秸稈粉碎、還田,給黑土地蓋上一層被子。第二年遇上春旱,效果立竿見影,試驗田不僅抗旱保墑,腐爛后的秸稈讓土質油光發亮,增加了肥力,“出苗率九成半,畝產量還噌噌漲!”張文鏑這下服氣了,來年又流轉了40坰地。

  張文鏑說:“傳統種植從種到收,一公頃要花2200元左右,現在采用秸稈覆蓋免耕播種,一下省了800元,還能增產1000多斤,加上750元的保護性耕作補貼,相當于增收2500多元呢!”

  在十家堡鎮西黑咀子村,梨樹模式讓退化的黑土地重煥生機。雙瀅農機合作社理事長陶勇坦言,村北頭的兩塊地,土跟細沙面似的,春天風一吹,刮得溜兒平,啥壟臺都看不著。可他篤定免耕新技術,連續三年秸稈覆蓋,愣是把地養了過來。“去年伏旱,別人的玉米葉子都黃到穗底下了,咱的葉子還是綠綠的。而且咱的苞米扎根1米多深,稈子又粗又壯,去年趕上臺風都沒減產。” 陶勇得意地說。

  截至目前,梨樹縣建立了100個梨樹模式示范推廣核心基地,全縣205.2萬畝耕地采用了保護性耕作。2020年,13.3萬公頃示范田比常規地塊增產8%以上,每公頃節本增收2920元左右。

  黑土地更“黑”了,也更“綠”了。“我們逐漸用有機肥、生物肥取代化肥,降低化肥使用量。”王貴滿介紹,借助黑土保護試點項目建設,梨樹模式正向“綠色+智慧”邁進。目前,全縣形成了黑土資源動態監測信息網,專門監測黑土地水土流失和耕地質量變化情況。

  田間生態系統也逐漸恢復。吉林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學院教授陳日曌介紹,在保護性耕作技術項目區,秸稈層覆蓋帶雜草的種類和數量呈現不同程度下降,步甲等益蟲數量顯著增加。

  生產方式創新——

  新型主體帶動,農機農藝集成,黑土地長出更多噸糧田

  越來越多的梨樹農民用上免耕技術,新問題也隨之冒了出來:“為啥我的地塊出苗慢?”“秸稈捂著,會不會滋生病蟲害?”“地里的秸稈會不會影響農機作業?”……

  針對一個個難題,專家、技術員、農民聯合攻關。漸漸地,梨樹模式不再只是一項免耕技術,而是成為一整套黑土地保護的集成方案。

  糧食怎么種?

  2010年,由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任圖生牽頭,在梨樹縣泉眼溝村建立了占地56畝的試驗研究基地,研究免耕條件下行距的最佳配比、深松方法、秸稈覆蓋的比例以及作物輪作制度體系等。

  任圖生坦言,過去在梨樹,農民種玉米大多是均勻壟種植,壟距60厘米。但對均勻壟而言,秸稈覆蓋既影響地溫提升,也會遮蓋苗帶。科研團隊反復試驗,改變了傳統等行種植法,將兩壟或三壟合并成兩行,行距有寬有窄,窄行種玉米,寬行覆蓋秸稈,來年寬行種玉米,窄行堆秸稈,形成“條帶耕作”技術。

  四棵樹鄉種糧大戶楊青魁成了新技術的“粉絲”,他感慨道:“苗出得齊溜溜,通風透光好不說,播種密度照樣有保證,一公頃產量穩上2萬斤。到第二年,寬窄行互換,還能起到休耕作用。”

  農機怎么用?

  伴隨保護性耕作新技術推廣,新型農機研發也在提速。2008年國內第一臺免耕播種機在梨樹問世,現在已經發展到第六代,相關配套機械裝備也應運而生。“現在這條帶旋耕機,能完成整個玉米種植的秸稈粉碎、歸行、鎮壓、淺旋等全流程作業。”梨樹縣偉農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總經理宋立偉說:“作業一坰地,150元油錢足夠了,而且機器還能根據壟距進行調節,適應不同地塊。”

  在宏旺農機專業合作社,張文鏑向記者介紹起種糧“神器”:這是無人機,一天能作業幾十坰地,過去十天半月干的活兒,現在兩天就搞定。這是一個氣象哨,它能監控飛蛾的數量,還可以測風速、降雨量、土壤濕度,數據直接傳到縣里的黑土地保護監測指揮中心,“過去看天種地,現在看數據,缺啥補啥,種地離不開科學了!”

  無人機、免耕播種機、條帶旋耕機等新型農機下田,推動農業生產從會種地加快向“慧”種地轉變。

  小農戶怎么帶?

  依托種糧大戶和合作社,梨樹穩步推進黑土地保護。縣里大力扶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,4000家農民合作社與廣大農民緊密利益聯結。幾年時間,張文鏑的宏旺農機合作社社員由最初6戶發展到380多戶,通過帶地入社、土地流轉等模式,作業面積近430公頃。村民趙艷鵬把自家的19畝地交給了合作社,“從種到收一條龍,咱最省心,每年連分紅帶補貼能收入萬把塊錢,自己騰出手來外出務工,還能再掙一份錢。”

  沃土產好糧,訂單越來越多。“這是給嘉吉生化公司的糯玉米,專門用于提煉黏稠劑。”陶勇說,“土地肥力好了,玉米質量高了,一斤收購價比普通玉米貴2毛,一坰地凈增收4000多元!”

  梨樹模式不斷創新,帶動一批批新型農民成了“田秀才”“土專家”,農業組織化、集約化、規模化程度越來越高,一片片黑土地變成穩產高產的噸糧田。

  從長遠看,保護黑土地還要進行種植結構調整。結構怎么調?

  “今年還得增加玉米和大豆輪作面積。”去年,張文鏑除了種植420坰玉米外,還種了70坰黃豆。

  “過去咱這地薄,苞米畝產1000斤,已經算多了。”玉米收購市場化后,產量和價格都不占優勢,張文鏑一改只種玉米的老套路,開始嘗試雜糧雜豆玉米輪作。

  “現在這地苞米畝產能到1600斤。”張文鏑將前兩年的黃豆地種上玉米,又辟出新的玉米地輪作黃豆。去年一斤黃豆收購價2.4元,70坰地毛利潤達到1.2萬元。豆子掙了錢,固氮又肥了田,玉米產量也跟著提升。

  眼下,離春耕還有3個多月,張文鏑開始研究新一輪的種植規劃。“種好半年糧,好種多打糧。今年合作社玉米種植面積估計能到600公頃,打算找一個抗倒伏性能高、后期脫水快的玉米品種,這樣在后期籽粒收的時候,能降低破損率,把種糧的效益再提一提。”

  不止如此,他還打算在綠色種植模式上闖一闖。“現在有了梨樹模式,咱這片兒土地一年比一年肥。一公頃地原來一下一噸肥,現在農藥化肥都減量了。大伙都琢磨著,用上有機肥,過了3年轉換期,咱也能申請綠色認證,賣價還能增加三成。”張文鏑算起了增收賬。

  科技動力支撐——

  產學研聯動,實驗室搬到大田里,把論文寫在大地上

  梨樹模式離不開科技支撐。王貴滿回憶,2007年起,中科院沈陽應用生態研究所、中科院東北地理與農業生態研究所、中國農業大學等科研單位先后和梨樹縣農業技術推廣總站合作,“一站一田”是梨樹模式的“梧桐樹”和“金土地”。

  “一站”是中國農業大學吉林梨樹實驗站。這里以我國東北典型黑土為研究基礎,為東北平原農業實現高產、高效和可持續發展提供調控技術體系。走進實驗站,上百份土壤樣本琳瑯滿目。“這些土壤樣本取自不同的試驗地塊,等一開春就熱鬧起來了。”王貴滿說,每年3月到11月,來自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專家聚集在這里,監測土壤、水分等各項數據,為農民提供相關技術方案。

  “栽下梧桐樹,引得鳳凰棲”。在王貴滿看來,實驗站不斷吸引和集聚人才,科研團隊從最初的40人發展到130人,對梨樹模式的推廣、應用作用巨大。

  “一田”是位于梨樹縣高家村的200畝試驗田。從2007年開始,試驗田濃縮了十幾年的黑土地保護研究成果。從第一塊試驗基地起步,梨樹模式已在東北四省區推廣了5000萬畝。

  2018年,在中國農業大學梨樹實驗站的基礎上,國家黑土地現代農業研究院成立。“把實驗室搬到大田,把論文寫在大地上,不斷創新,才能為黑土地保護貢獻更大力量。”中國農業大學土地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、吉林梨樹實驗站站長李保國表示。

  陶勇所在的雙瀅合作社,今年有300公頃土地成了新的試驗田。“這是梨樹模式的升級版。”李保國說,通過現代農業生產單元建設,運用新型農機、農資,將現代農業生產程序化、標準化,從而增強可復制性。

  梨樹模式不斷與時俱進。不久前召開的年度研討會上,種糧農民、專家濟濟一堂,“每年輪作時怎么選擇品種?”“秸稈條帶旋耕還田要注意啥?”……農民們問得細致,專家們解答耐心,雙方相互碰撞,共商黑土地保護大計。

  好技術如何快速推廣?在梨樹模式的推廣上,縣里構建技術推廣平臺,依托合作社建立示范基地,開展“千萬工程”農民培訓,形成高端論壇、農民研討和技術服務隊多種模式共同發力的推廣路徑。

  “每月日期逢8,晚上8點,咱們不見不散。”一旬一次的黑土地聯盟大講堂,邀請農業專家、種地能手做客微信群,在線講課并解答農民提出的問題,會后總結成篇,供大家線下學習交流,目前最高點擊量達到5萬多人次。

  更多的力量匯入梨樹模式。“我們探索引入收益保險,來化解推廣風險。”李保國介紹,國家黑土地現代農業研究院與太平洋保險公司合作,推出農業保險新產品,2020年在梨樹縣試點2000坰地,一坰地保費900多元,保障農民每公頃最低收益1.7萬元。

  政策扶持促進黑土地保護。目前,吉林省對保護性耕作給予每畝40元的補貼,梨樹縣在此基礎上每畝增加10元,“一坰地補貼750元,咱種糧農民心里更托底了。”張文鏑信心十足地說。

  在宏旺農機合作社的田間,秸稈覆蓋的土壤一踩一個腳印。“這地軟乎著呢,冬天把墑保住了,開了春,直接免耕播種沒問題!”張文鏑對今年的豐收充滿希望。

  牢牢守住“飯碗田”(記者手記)

  挺過伏旱、扛過臺風,2020年梨樹縣糧食生產再獲豐收,梨樹模式功不可沒。這種秸稈覆蓋地表、免耕少耕的保護性耕作模式,既肥田又保墑,讓退化的黑土地重煥生機,在東北地區獲得越來越多農民的認可。

  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。要牢牢把住糧食安全主動權,必須“像保護大熊貓一樣保護耕地”。好地產好糧,夯實糧食生產的土地根基,要采取長牙齒的硬措施,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,守住18億畝糧食生產“安全線”;建設高標準農田,實現旱澇保收、高產穩產。對于黑土地,更要將保護作為一件大事來抓,真正把黑土地用好養好。

  實施保護性耕作技術,既是一種生產方式調整,也推動了農業經營體系的發展。在梨樹采訪感受到,隨著傳統耕種習慣的打破,節肥節藥等綠色生產理念漸漸深入人心。在這其中,一家家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充分發揮主力軍作用,借助托管服務、訂單生產等方式,不僅帶動更多小農戶接觸新技術、融入新模式,還推動生產經營走向了集約化、標準化。

  確保種糧農民不吃虧、有賺頭,才能更好地保護好耕地。養護土壤是一個相對長期的過程,梨樹模式能夠落地開花,離不開適用機具跟進、作業補貼、農業收益險等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,也離不開產學研聯動的推廣模式。讓農民從生產實踐中嘗到甜頭,主動護好、用好腳底下這片“飯碗田”,形成穩糧增收和耕地保護的良性循環,手中的飯碗才能端得更加穩當。


(責任編輯:景遠)

分享到:
35.1K
欧美a'v_欧美大片免费视频av_欧美人曾交sons_不卡的av 欧美_在线欧美大片av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